表哥“出国”表嫂月月给婆家打钱得知表哥去

  表哥从小视我如亲妹妹,舅舅和舅妈只表哥一个孩子,供他上了大学。后来,表哥留在城市里,娶了貌美如花的秋茹表嫂,有了个儿子。

  村里人对舅舅说,你养了个有出息的儿子,翅膀硬了,飞到外面的花花世界,离他丈母娘近,你儿子就像个上门女婿一样,别人得济啊!

  秋茹的父母都是城里人,秋茹与表哥大学同学,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每次表哥一家三口回老家,秋茹时髦的打扮让我这个在县城工作的人,看着眼热。

  每年春节,秋茹都陪着表哥到舅舅家过。她不会用农村的大灶做饭,对农村的生活不太习惯。舅妈悄悄对我说,你表嫂是中看不中用啊,还是咱农村的孩子好,实在,不惜力,会持家过日子。

  舅妈说归说,每次穿上表嫂给她买的衣服,好看又合体,比农村那些老人穿在身上的总感觉不一样,舅妈乐着对我说:“你表嫂就会花钱,你看,花这冤枉钱干啥?”其实,舅妈心里美着呢。

  一晃表哥的孩子十二岁了。这年过年时,表哥没回家,秋茹带着儿子来舅舅家过年,孩子围着爷爷奶奶,给家里添了些欢乐。秋茹说,表哥出国去了非洲,有援建项目,少则三年,不定啥时候能回来呢。

  这次回来,秋茹跟我要了卡号,每月给我打两三千块钱,让我转给舅舅。她说,你表哥出国挣钱多了,让老人别不舍得花,自己工作忙回得少,让我多去照顾舅舅和舅妈。

  秋茹单独带孩子到公婆家过了三个年,表哥一直没回来。开春后,舅舅生了一场大病,住进医院。我对秋茹说,看样子舅舅不行了,你把表哥叫回来吧,让他在舅舅临终时见上一面。

  这是怎么回事?秋茹流着泪说出真相。三年前,表哥就在一次意外车祸中身亡,对方开的是农用四轮,只赔了二十万再也拿不出钱来了,怕公公婆婆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一直隐瞒到现在……

  表哥的去世给秋茹打击很大,母亲为女儿伤心难过,病倒住了院,他一边照顾着儿子,一边照顾了母亲。“屋漏偏遇天阴雨”,她在痛苦中还没走出来,所在的外贸公司经营不善要裁员了,因家庭困难请假多的秋茹,被裁了下来,下岗了。

  那么困难的情况下,秋茹一直没动表哥那笔赔偿金,只留给公婆,每月都打钱。听着听着,我不知啥时候哭花了脸。

  粗略算了一下,这些年,秋茹花在公婆身上的钱,那笔赔偿金花得也差不多了,今后她该怎么过日子?

  秋茹说,这几年父母用微薄的退休金帮着她走了过来。前不久,她找到一份出口跟单员的工作,业务对口,收入还不错。公公去世后,婆婆一人在家,她想接到家里去,给婆婆养老送终。

  秋茹让我继续保密,暂时不告诉婆婆儿子已经去世的噩耗,能拖一年算一年吧……

  我真为舅妈庆幸,城里长大的姑娘或许不太适应农村的生活,但人心是一样的,表哥“出国”表嫂月月给婆家打钱得知表哥去世我泪如雨下城里长大的表嫂也很善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