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中的抗癌成份CLA——放牧原生奶胜出

  乔罗宾逊,,美国著名营养学家,纽约时报营养膳食类书籍畅销作者,在其《完美牧场》 (《Pasture Perfect》)中揭露了青草散养牛奶相较工厂牛奶的众多营养优势。

  在本书里,乔罗宾逊通过对乳业工厂和青草散养放牧的对比,发现牛奶中有助于抗击癌症的CLA(共轭亚油酸)含量和有利于预防各类疾病的EFAs-omega(脂肪酸)比例在这两种模式下有很大的差距,通过各类研究,她全面概述了选择青草散养乳品的益处以及揭示了散养+草饲对于生产健康乳制品的绝对前提性。因为事实上,美国85%-95%的奶牛吃的都不是草,而是粮食作物等混合饲料;呆的不是青草遍野的牧场,而是积满了各种脏污和饲料混合物的水泥地面。那么,究竟现代乳业工厂里奶牛与传统青草散养奶牛产出的牛奶差距有多大呢?

  首先,两种模式下牛奶的CLA(共轭亚油酸)含量差距很大。所谓CLA(共轭亚油酸),其实是一种脂肪,它在我们的身体里起到一个最有效的癌症战士的作用。青草散养的奶牛产出的牛奶CLA含量高出奶牛工厂的5倍之多。法国研究人员曾做过360名女性乳房组织的CLA含量水平对比,结果表明,乳房组织中CLA含量最高的女性比CLA含量最低的女性少74%患乳腺癌的几率,牛奶中的抗癌成份CLA——放牧原生奶胜出可见CLA含量对于防癌、抗癌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其次,牛奶中存在的两种脂肪酸(EFAs-omega-6、EFAs-omega-3)比例不同。大量研究表明,如果这两种脂肪酸在饮食中的比例达到1:1,那么患癌症、心血管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过敏肥胖糖尿病、老年痴呆症以及其他精神疾病的风险将会大大降低。然,并非所有的牛奶都拥有脂肪酸两者间的最佳比例。(见下图:绿条代表EFAs-omega-3脂肪酸,黄条代表EFAs-omega-6脂肪酸)

  显而易见,只有青草散养的奶牛产出的牛奶才能达到两种脂肪酸间的最佳比例,而其他不同程度用饲料来取代青草都会造成牛奶中两种脂肪酸间的不平衡,导致牛奶营养的缺失。而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在超市购买的牛奶可能更糟糕,因为有些奶牛根本吃不到青草,这也为我们的健康埋下了隐患。另外,青草散养的奶牛因为食用新鲜牧草而不是饲料,因而产出的牛奶中-胡萝卜素、维生素A维生素E含量比奶牛工厂里奶牛产出的牛奶要高得多。而现代化乳业之所以选择将奶牛圈禁在工厂里和用粮食谷物而非青草来喂养它们,只是因为在这样的条件下,奶牛能比青草散养条件下的奶牛产出更多的牛奶。在牛奶工厂里,通常的做法是对奶牛进行每两周一次的激素注射,同时,奶牛一天要挤三次奶,而不是两次。在这样的产奶机制里,奶牛工厂里的奶牛产量是散养环境下的三倍之多。

  如今我们仍然能在澳洲见证乔罗宾逊笔下的“完美牧场”,四季常绿的草场为奶牛提供了新鲜的牧草,广袤无垠的草地上,奶牛们肆意奔跑。放牧原生=草饲+散养,这种源自澳洲的放牧模式,在今天已经难能可贵,康多瑞深谙草饲、散养对优质乳品的好处,因而我们只选散养程度高,坚持青草喂养的牧场作为奶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