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哥观点】传统媒体转型不成转行又如何?

  以下是4月22日在上海报业集团举办的报业趋势论坛上的分享内容,包括几页的ppt和讲话的文字稿整理,口语变书面语有些晦涩,但是内行的人一看便明的事情

  ? ?感谢上海报业集团和阿里巴巴举办这样一个论坛,使我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以一个传统媒体转型实践者的身份,在这里分享一下自己这十二年(从2002年进南方大院儿),到今天关于传统媒体转型的所思、所想和所得。

  其实我将自己定位成一个传统媒体转型实践者,本来更多的说实践的举措,但是为什么讲所思、所想呢?是因为我们在这几年的转型发展,特别是媒体转型在具体实操层面乏善可陈,因此今天更多的是一种方面论的探讨,而这个探讨源自十二年的从业经历的思考和总结。

  谈到媒体转型,每个人,每个媒体人,心中都有一个不同的“转型”概念,并且,在不同的时间段,对于转型的具体描述和定义也是完全不同的。

  其实,在互联网新媒体冲击传统媒体的1.0时代,我们认为,新媒体是一个新的传播介质,新的传播方式,于是我们通过进行数字化的媒体网站建设,然后将我们优质的内容通过门户网站进行传播,认为这样就能够延续我们的影响力,当时,我们传统媒体对于新媒体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一个理解水平。

  因此我们的所谓转型实质上养活了困难时期,在泡沫中艰难前行的门户网站,使得门户网站UGC内容生产的武器被广泛使用的时候,我们的内容的影响力已经丧失,或者是说,当我们为王的内容并没有发生本质的变化,但是因为现在移动互联网碎片化的阅读,使得我们的内容不被用户所刚需,进而被抛弃。

  也就是说,最开始的时候采编以一种新介质新传播方式理解基础上,进行的转型变革是不合时宜的,结果也被证明是走不通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前两天看了一个数字,其实国外的新媒体的网站做的非常之好,但是其独立营收并不足以支撑一个传统媒体的运作成本,亦或不足以支撑传统媒体传统广告商业模式崩溃带来的巨大收入空洞,因此,结论说国外传统主流媒体虽然新媒体的广告收益情况良好,但是整体媒体经营状况持续恶化,新媒体救不了传统媒体,因此,现在再谈传统媒体的转型,其实更应该定义为一个企业转型。

  其实媒体产品无论其效果怎样,盈利方式怎样都无法逃脱媒体作为一个企业的属性。

  企业是什么,企业是一个盈利性的组织。这个盈利性的组织,媒体产品形态可以不同,但是它的企业身份却始终保持,所以我们对于传统媒体转型的定义是这样的,是企业层面的转型,而非业务和产品层面的转型。

  提到企业转型,就要找到我们企业所面对的各种客户,传统意义上的媒体应该面对的这三类的客户(政府、企业、大众),因为我们是喉舌,我们上联着政府,我们下联着大众,中间通过广告服务连接着企业,本来这个三角关系是非常稳定的,但是有一天,互联网的冲击使得泛媒化的趋势日趋严重,我们对于大众的传播影响力会渐渐的减弱。

  这个减弱所导致的是我们被用户抛弃,更多的读者不去读我们的报纸,我们也因为影响力的丧失,使得我们喉舌的作用也减弱,我们被政府抛弃;而被商家抛弃就更不用说了,因为我们广告的销售也是直线下降的。

  而且,这种广告收入的下降的其实已经不简简单单是说广告份额被新媒体抢占了,而是现在的企业对于广告的本源的追求,“广告即是销售”这样一个核心追求得以实现,广告主可以借助互联网新媒体和新开放平台,【道哥观点】传统媒体转型不成转行又如何?直接达成这种本源的追求,而我们传统媒体是不能够提供如此的服务,广告主的广告需求更多的是要促成直接销售,以至于我们传统媒体无法完成这样一个使命,因此,我们已经被客户抛弃。

  其实,总结这一点的话,我们如果要转型发展,就应该重新梳理一下并取舍媒体的服务属性,用当下最流行的几个词,我们需要思考这几个词语,“断”该断什么,该“舍”弃什么,该“离”什么,该将什么东西“纯粹”一些,可能这是我们需要闭门思考的问题。

  对于转型的核心点的理解,就最终将我们带回到转型最核心的问题,转型的方向到底如何选择?其实在听了各位媒体同行的这样一系列的观点之后,我一直在反思,我的PPT内容是不是会脱离我们所有的媒体同行的理解,其实现在我发现,我的理解跟大家的想法基本上是一致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