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业寒冬已至传媒专业的应届毕业生们到底该

  行业低谷、“纸媒将死”等等论调甚嚣尘上,面对几乎已成定局的客观大势,传媒专业的莘莘学子们又该何去何从?

  还有短短半年,新一届传媒专业的应届毕业生们就要踏入社会开始职场生活了。与数年前传媒行业尚处于黄金时代有所不同的是,随着整个行业业态的进一步变迁,越发变得纷繁复杂的外部环境,已经让这一专业的就业前景变得扑朔迷离。行业低谷、“纸媒将死”等等论调甚嚣尘上,面对几乎已成定局的客观大势,传媒专业的莘莘学子们又该何去何从?

  传媒专业的应届毕业生之所以对新闻事业的热情有所下降,除了近几年传统媒体的衰落之外,还和新闻行业的就业饱和有关。

  克拉克奖的获得者、研究媒体经济学的Matthew Gentzkow曾经说过:“网络媒体新闻产品每天将会减少27000个纸媒的读者人数,网络新媒体和传统纸媒是替代关系,前者的崛起势必会造成后者全面陷入困境,直至消亡。”

  事实上,在过去十年间,传统媒体已经深陷“不变则死”的魔咒当中。在互联网技术洪水般的大清洗下,一大批传统媒体已经相继倒下。自2015年起,南方周末离职的正式记者已经比实习生还多;2015年全国报业用纸量约为221万吨,相比2014年的270万吨减少了49万吨,约下降18%;2015年国内新闻纸总产量约为235万吨,下降幅度为9.6%;2016年12月29日,《京华时报》宣布纸质版将从2017年1月1日起正式休刊,且这张报纸的倒下只不过是“猝死”的众多同类纸媒中的一个缩影而已……

  不仅国内形势严峻,国外传统纸媒的命运同样不容乐观,《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迈阿密先驱报》、《亚特兰大宪法报》、《圣弗朗西斯科纪事报》、《芝加哥论坛报》等全球知名报纸都曾宣布裁员、减版和财务状况不佳;《费城问询报》、《明星论坛报》等媒体宣布破产……据《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称,仅2007年1月至2009年2月期间,美国报业被停职或解雇的记者就有11250名左右。从1990年到今天,美国报业的工作岗位已经减少了25%以上。2000年至2008年间,其工作岗位已经缩减了20多万个。

  与传媒行业的整体疲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校与之相关的专业却在不断呈现过度膨胀的趋势。1994年以前,中国新闻学类专业点有66个;1995年到1999年期间增加了58个;2000年到2004年更是增加了335个。据教育部高教司提供的数据,中国新闻学类专业点目前已达661个,平均每年增加101个。之所以会出现这一结果,并非是有志于这一专业的学子们人数暴增,而是因为新闻学属社科类专业,其投入成本往往较低,普通高校、民办高校以及二级学院都很容易设立该学科,这就导致盲目扩招的各大高校纷纷上马该专业,并直接造成了传媒专业的学生总数迅速膨胀,保守估计不低于13万人。

  面对每年数以万计的传媒专业毕业生,就业寒冬已至传媒专业的应届毕业生们到底该去向何方?各大传统媒体如新华社、南方报业等招聘人数却往往只有十几人甚至几个人,远远不能满足毕业生们的就业需要。而“狼多肉少”的局面一旦形成,也势必带来就业难“难于上青天”的一系列结果。

  如果说传媒类岗位依旧是传媒专业毕业生最主要的就业方向,这个答案会显得太没想象力。可除了传统意义上的平面媒体和网络公司,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应届毕业生选择去往网络媒体或文化娱乐产业,甚至是与媒体毫不相关的领域。这是事实,且并不存在无奈之举或是临时抱佛脚的将就感。

  据麦可思《2017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中的数据显示,2016届本科毕业生在毕业半年内离职率较高的前10种主要专业中,表演专业的毕业生以40%的离职率遥遥领先,紧随其后的就是广播电视新闻学和艺术设计专业,分别为38%和37%。

  而《中国传媒大学2015届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中的相关数据更是让人一目了然:在926名签约工作的中传本科毕业生中,去到平面媒体的只有23人,占4.14%,选择去广播电视、文化娱乐、网络新媒体等传媒类工作单位的占大多数,共有555人完成签约,占比高达59.9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