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十八大体现中国最广泛改革共识

  随着中共十八的召开和政治报告的公布,外界对中国未来的担忧一扫而空。十八大政治报告向世界明确宣示,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社会的最大共识,也是未来改革与发展的基本方向。

  近几年来,关于改革共识的话题成了中国知识界和舆论界热切关注的热点。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断言“旧的改革共识已经丧失,社会需要形成新的共识”的说法似乎成了一部分公共知识分子的共识。但是,何为中国的改革共识?即使是在提倡新共识的一些知识精英内部,对新共识的界定也彼此矛盾、大相径庭。如果简单地把媒体上一些极端主义的主张看成是中国改革的共识,难免会误导社会、贻害大众。十八大政治报告再次明确提出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理论和制度,正值其时。

  由于社会多元化和舆论日益开放,中国各界对当下社会基本现状的解读和未来发展方向的主张也日益多元化。这种舆论多元化是中国社会30多年改革促成的一个巨大进步。但是在现代社会中,并不是所有阶层和社会群体的声音都能够有同样的机会的得到公开表述。社会每日每时都发生着无数的事件,社会的不同群体也在发出不同的声音,对未来发展方向有不同的期许。

  思想与观念的表达需要平台。掌握舆论平台的现代媒体的一个重要职能就是要尽可能地对社会信息进行平衡的筛选和过滤,从而尽可能全面地把信息传播给社会大众。从这个意义上讲,大众媒体在整个社会的舆论走向中居于核心地位,它决定着社会舆论的基本面貌和风格,决定着给社会大众提供什么样的信息和价值观念,给什么样的社会群体提供表达意见的平台。

  但是,有两个重要的因素决定了现代媒体很难真实地反映社会心态的全貌。首先,现代媒体普遍出现异化。在现代社会中,媒体已经成为一种巨大的权力,而任何权力都存在异化的可能。媒体人自己的价值观和政治立场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媒体对社会信息的筛选和政治观点的表达。大众媒体中的专业人士往往凭借手中的权力和平台把自己的政治立场和价值观念打扮成全社会的主流意识。其次,媒体的商业化导致对极端偏激观念的追逐。黄浦:十八大体现中国最广泛改革共识在任何一个社会,极端主义和偏激思想都容易引起轰动,而稳健中庸的观念则会难以引人关注。所以,媒体为了商业利益,往往刻意把一些个别的极端主义推到舆论平台的中央,而普通民众理性稳健的观点却被淹没了。

  喧嚣的极端主义并不等于社会共识,社会沉默大多数的意见一定要得到表达,否则社会共识无法凝聚,改革与发展也都无从谈起。随着中国的教育普及,尤其是30多年来的社会高速发展,中国社会已经是一个利益多元、民智大开的社会,中国的政治体制也给沉默的大多数提供了表达政治意愿的渠道。由一小群知识精英在书斋中开一个不接地气的“国是”会议,就能以全民的名义拟定一份规定中国向何处去的空洞政治宣言,这样的时代早已经过去。在今天的中国,要获得中国社会的共识,不能够仅仅在书斋里坐而论道,不能够仅仅依据漂浮在媒体上的泡沫,而要做深入的社会调查,要了解社会各个阶层、各个社会群体的意见和要求。即使是在最广泛基础上汇集起来的社会发展纲要,也需要多次反馈到各个基层组织和社会群体以征求意见而加以修正。从十八大政治报告起草到定稿的过程看,这份政治文件显然是在最大程度上汇集了当今时代的社会共识。

  中共十八大政治报告的起草开始于今年1月,起草小组包括中共核心领导成员和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及部分地方政府的工作人员及专家学者。为了使十八大政治报告具有广泛的民意基础,中共中央专门发文通知,要求全国各个地区、各个部门对党十八大议题提出意见。

  为了在一些重大的经济政治问题上获得社会共识,中共中央专门组织了46家单位就15个重点课题进行调研,46个承担单位先后派出101个调研组,足迹遍及29个省区市,召开座谈会1073场,深入1433个单位实地调研,一共完成了57份调研报告。此外,政治报告起草组还专门组成7个调研组,分别到12个省、自治区和城市进行专题调研,特别请有关部门提交了专题研究报告。今年7月下旬,中央要求在北京的全国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的党政干部就十八大政治报告涉及的一些重大问题发表意见和建议。

  政治报告的初稿形成后,中央高层再次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中共的十七届中央委员会、中央委员会成员,和十八大代表,中央党政军各部门、各人民团体的党员负责人,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和军队各大单位党委负责人,都对政治报告发表了意见,征求意见人数达四五千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