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

  秒速赛车(原标题:又见“跨省抓捕”舆论哗然,“鸿茅药酒事件”这三个问题应当得到回应!)

  曾因广告“制霸”黄金时段而收获不小知名度的“鸿茅药酒”,近日又因“跨省抓捕”变得人尽皆知。而它这次的蹿红方式,可能超出了任何人的预料。

  2017年12月19日,广州医生谭秦东发表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帖子,称“鸿毛药酒是毒药”。3天后,内蒙古鸿茅国药有限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指责多家公众号对“鸿茅药酒”恶意抹黑,给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并严重损害了公司商业信誉。

  今年1月10日,谭秦东被内蒙古凉城县的数名便衣警察从广州带走,被刑事拘留进而被逮捕。面对舆论的集中关注,近日凉川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谭秦东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目前案件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谭秦东案已经进入法律程序,个中是非自有司法机关判断,原本无需多做深究。但也应当看到,本案之所以引发一片哗然,是因为它切中的以下三大问题,与我们每个人密切相关。

  数据分析显示,2017年1至11月,“鸿茅药酒”以超过50%的增长幅度,跃居药品、快消品、健康产品广告市场投入的榜首。2016年,仅电视广告一项,鸿茅品牌就支出150亿元。

  在电视剧中,男女老少们拿起餐桌上的“鸿茅药酒”一饮而尽,其频率仿佛一句广告词:“鸿茅药酒,每天两口”。

  真金白银的投入背后,是“鸿茅药酒”扩张版图的高歌凯奏。2016年,鸿茅药业所在地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凉城县政府工作报告显示,该企业五年上缴税收1.6亿多元,其中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完成税收近6000万元。

  据媒体梳理,近10年来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行政机关给出的处罚原因,不乏“含有不科学的表示功效的断言”、“发布未经批准内容”、“夸大疗效”、“严重欺骗和误导用药者”等明确而严肃的表述。谭秦东在《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帖子里,也指出了这些问题,并质疑鸿茅药酒的功效。“毒药”一说,似有不妥;但所列问题,已被行政机关所认定。

  每当在生活中遭遇突如其来的问题,我们头脑似乎总能从记忆里翻捡出足以化解不便的“灵丹妙药”。而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广告。企业借助广告对产品进行宣传,固然是为了提升销量,却也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获益。

  但是,广告的这项价值,首先取决于内容的真实可信。夸大了产品功效的广告,非但不能为用户指点迷津,反而成了为消费者设下的陷阱。而猖狂的虚假广告也足以成为“杀死”广告业的封喉毒药。

  为此,我国《广告法》在开篇就规定,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这,是广告投放的底线。

  那么,谭秦东案背后的第一个问题也就呼之欲出:对“鸿茅药酒”的种种指责真是蓄意抹黑、子虚乌有吗?在种种让人眼花缭乱的广告宣传里,究竟有没有夸大甚至虚构的虚假成分?

  2017年,全国各地法院审理的民事案件突破了创纪录的3139万件,比前一年上升54.1%。在公众的观念中,遭遇侵权——法律维权几乎已经成为因果关系链条的两端,就像雷鸣必然紧随于电闪。

  社会已经习惯了将纠纷付诸司法,在中立的裁判者面前举证说理。但是,我们越习惯于公平竞技,就越敏感于场外发力。谭秦东案背后的第二个问题是,公权力以追究刑事责任的方式介入,是否有足够充分的法律依据?

  近年来,刑法的“谦抑性”已经成为法律界乃至社会公众的共识。也就是说,其他法律能解决的,就不要惊动刑法;其他惩罚措施能够纠正的,就不要动用刑罚。

  毕竟,刑法可能长期剥夺社会公民的自由,乃至生命。而即使在惩罚已经终结之后,“犯罪分子”的污点将是被告人终生抹不掉的标签。追究刑事责任,必须慎之又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