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妇幼保健协会副会长、仕馨孕育护理中

  一家有央企背景的知名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近期准备投资上亿元在仕馨孕育护理中心股份有限公司,在此之前,已有A股上市公司控制人先行一步联袂投资。

  从无到有,从掰着手指就能数出来,到两年门店数成倍增长、获得上亿融资,包括广东在内的全国月子市场正在进入快速生长期。

  在仕馨孕育护理中心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方邓兴看来,月子中心的业态、内容不断优化演进,正被更多资本重视,同时,越来越多投机者或主动或被动下线,行业逐步出清。

  官方最新数据显示,自2016年1月1日实施全面两孩政策以来,新政释放的生育意愿已经开始逐渐显现,2017年1-7月广州市常住人口出生数为12.60万人,其中户籍新生儿中二孩就达55569人,超过去年全年的二孩出生人数。

  具体观感是准入门槛低,工商局登记一个家政公司就能开门营业;技术门槛低,一群月嫂或者护士对接产妇;资金门槛低,三五千万能开,三五十万照样开。收费三万、五万、十万、几十万都有,利润高,暴利。由于中国经济步入调整期,优质资产缺乏,不少社会资本开始“觊觎”月子市场。

  “正是不少人抱着这样的误解,拿着一沓钱入行,结果没几个月关门”,方邓兴说。一边是政策红利带来市场扩容,一边是却是良莠不齐的服务质量、管理和盈利水平,月子市场可谓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方邓兴感叹到,月子中心是一个朝阳产业,充满机遇,但这个行业也伴随着每天有店关门的尴尬局面。

  实际上,月子期属于医学上的产褥期,期间的妈妈护理、宝宝喂养等都需要专业人士指导帮助。

  月子中心向消费者提供的是综合服务,涉及妇幼保健、食品、住宿等多方面,可以理解为集护理、酒店、餐厅、美容、广东省妇幼保健协会副会长、仕馨孕育护理中心股份公司董事长方邓兴: 月子市场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早教于一体的综合康复机构,绝非简简单单的家政服务。方邓兴表示,无论规模大小,都少不了这几个环节,维护专业团队的成本非常高,以至于大部分的行业企业都会亏损。

  据统计全国月子机构总数超过4000家。“月子中心以每年超过40%的速度在递增,现在甚至已经渗透到地级市和县级市。”方邓兴介绍说,中国第一家月子会所新妈妈在1999年成立,2016年单独“二孩”放开以来,月子会所猛然进入一个快速发展期。

  前两年,广州大概只有40-50家月子会所,现在广州已经近200多家。但同时也不断有门店倒闭,或是转手卖人。

  有上海媒体报道,当地每月新增4-5家,每月关门也是这个数,南京、上海数家月子会所已经几易其主,作为新兴行业的月子中心也迎来不小的尴尬。

  “月子中心”是近年兴起的一种混合业态,一直被外界错误地以为“准入门槛低”。由于主管部门尚未明确,相关规范未能跟上,月子中心市场的发展良莠不齐,月子中心产妇不适、宝宝感染的纠纷也时见媒体。

  随着市场发展扩容,行业专业化、规范化的呼声越来越高。因此,有必要尽快明确监管主体,制定严格的行业准入标准,从业人员也必须有资质。

  2017年9月1日起,处于“国家标准空白”的月子中心行业正式执行相关标准。由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发布的GB/T33855-2017《母婴保健服务场所通用要求》(下文简称《通用要求》),为推荐性执行标准。

  总部在广州的仕馨孕育护理中心股份公司进入行业较早,旗下“仕馨月子会所”是广东唯一的行业著名商标,该公司也是《通用要求》起草单位之一。

  作为公司董事长的方邓兴表示,月子中心“国标”是“很基础的推荐性文件——仕馨月子多年以前就采取了三甲医院的卫生标准”,但从业门槛或借此机会获得提高,这对行业健康持续发展是件好事。

  2015年底,为加强产后母婴健康保健服务人员素质和专业水平,促进产后母婴康护服务行业专业化和职业化的规范发展,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产后母婴康复机构管理委员会发布了《产后母婴康复机构行业管理与服务指南》,“仕馨月子会所”作为第一批参选机构一举拿下行业最高的“旗舰级特优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