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安19岁女孩社交软件交男友 怀孕7个月

  在一场生日派对后,她被他带进了一家小宾馆;两人同居后,他们正式成为男女朋友;如今她怀孕7个月了,他却不见了。早年离异各自成家的父母不能给她任何帮助,定安19岁女孩小雨(化名)不知道她将何去何从,同样有着飘忽不定命运的,还有她腹中即将出世的小生命。 □南国都市报记者徐培培 实习生邱婷 文/图

  小雨的家在定安县龙门镇一个偏僻的小村落。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父母离婚了。初中毕业后,小雨和很多农村的女孩一样,来到海口的一些饭店打工。而在这期间,父母双双再婚组建家庭。

  去年8月的一个晚上,小雨下班后百无聊赖玩起一款社交软件,通过附近的人功能,认识了一个叫做“阿师”的大男孩。可能是由于长期缺少来自外界的关心吧,小雨说,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很久,这个男孩给她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

  9月初的某一天,是小雨的18岁生日。这一天晚上,她约了一起打工的小姐妹,来到一家KTV唱歌喝酒,为自己庆生。出发之前,她也给阿师发了一条信息,“今天我生日,要和姐妹去唱歌,你来吗?”

  那天晚上是怎样去的酒店,小雨已经记不太清,她说,自己迷迷糊糊地就来到了房间,和阿师发生了性关系。小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到身边的这个男人身材瘦小,穿着朴素,或许他并不是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但是经过这一夜以后,小雨已经把他当成了男朋友。

  阿师在海口和平南路的六合大厦租了一个小单间,小雨辞去了工作住在这里。阿师上班去了,她就在他们的“家”看看电视,玩玩游戏,等着阿师回来。春节前夕,小雨听了叔叔的介绍去内地打工。离开海口后,小雨发现自己怀孕了。

  “我才刚18岁啊,怎么能结婚生孩子。”小雨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把孩子打掉,但是阿师却在电话里告诉她,这个孩子要留着,因为他已经和家里说好,挑个良辰吉日就要迎娶小雨进门。小雨只得返回海口。阿师这时告诉她,自己其实还有一个孩子,孩子的妈妈早年离开了他。她再次提出打掉孩子,遭到阿师的强烈反对,他丢下一句话说:“养孩子的钱我有,打孩子的钱我没有。”

  今年4月份,小雨和阿师因为孩子的去留问题大吵一架后,负气拖着四个月的身孕离开海口,回到了位于龙门的奶奶家。在奶奶家的这一个月,小雨不敢说她未婚先孕一事。而是等到怀胎五月,肚子日渐隆起的时候,被迫离开。

  然而当她回到她和阿师的家的时候,这个他们昔日的“家”已经人去屋空,房东告诉她,阿师已经早早退房离开。这时小雨才想起来,定安19岁女孩社交软件交男友 怀孕7个月男友跑了对于这个叫做“阿师”的男朋友,自己似乎一无所知:她不知道他完整的姓名、家庭住址和具体职业。她打开熟悉的社交软件,发现自己已被删除好友;她拨打阿师电话,被告知无法接通;她来到阿师上班的餐厅,被告知他已辞职离开

  小雨失魂落魄地回到定安,在一个姐妹的帮助下,住进了一个小旅馆。未来会怎样她已无从考虑。

  “现在生孩子的钱都没有,又能怎样来养这个孩子。”说起这些的时候,小雨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在此之前,记者帮她咨询了当地计生部门,被告知相关法规规定,禁止大月份引产。小雨说:“实在不行的话,只能生下来送人了。”

  定安县民政局周志雄表示,按照现行法规,小雨生子送人的想法没有政策支持不予主张。但是考虑到她目前的情况,民政部门将根据现行政策法规,给予最大限度的帮助和支持。15日下午,定安县民政局指派专人了解了小雨的情况,下一步还将指导她申请救助金等。

  民政局联系到了小雨的父母,父亲在电线元的现金自助;母亲说,对于女儿日前的困难,她爱莫能助。对于父母的态度,小雨显得比较淡然,她对记者说,不管怎样,都希望那个叫“阿师”的男人能真正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哪怕只给出一句话的说法,让她彻底死心。

  ·凡注明来源为南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南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