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是将儿童从宝宝座椅上抱下来

  据江淮晨报讯 9月1日,合肥丁女士通过家中监控看到,新请的保姆虐待她15个月大的儿子,甚至捶打其头部,事发后家政公司道歉,涉事保姆李某也进行了赔偿。记者梳理发现,“狼保姆”现象在国内并非孤案,然而雇主却只能依靠家中监控或偶然看到等方法防范。根据现有法律法规,对于已发生虐童事件,双方该协商就协商,该解决就解决。但更为根本的,是如何预防“狼保姆”走进雇主的家庭,走到孩子的身边。对此,合肥市家政协会会长也呼吁合肥亟待对家政行业重视起来,增强行业准则和自律,同时也保护家政人员相关权益不受损害。

  通过丁女士提供的监控可以看到,9月1日11时30分,在丁女士家中,保姆李某正在给孩子喂饭,但孩子不配合,随后保姆随手拿起小锤子击打孩子头部,又顺势拧起男童的耳朵,让男童大哭不止;在孩子哭泣时,保姆并未哄孩子,而是将儿童从宝宝座椅上抱下来,随意放在地上,自己走到桌子前吃起了宝宝的饭菜。丁女士称,在发现保姆虐待儿子后,她将此前的监控全部翻看了一遍,发现仅仅上班5天的保姆李某,并非首次虐待自己的儿子,就在几天前,儿子在沙发上哭泣,保姆却在一旁接听电话,孩子从沙发上摔了下来,保姆仍在接听电话,并没有及时上前检查和安抚孩子。

  气愤难平的丁女士保留了视频,立即解雇了保姆李某,并向辖区警方报了警,随后前往医院给孩子诊治。好在经过检查,医生称孩子没有受伤。但丁女士称儿子虽然没有受伤,但明显受到了惊吓,对于陌生人的拥抱较为排斥。

  事发后,丁女士也通知了把该保姆介绍给她的合肥皖嫂家政服务中心。记者采访获悉,该中心相关负责人称,李某在上岗前也进行了基本的家政服务行业培训,其不妥行为属于个别现象,李某的错误行为主要有:保姆不应该向孩子下“黑手”、不能吃孩子不吃的饭、孩子在哭闹的时候没有认真关心。对此,合肥皖嫂家政服务中心就此事向丁女士和家人道歉,并从中积极协调处理。

  而涉事的李某也发声道歉,称照顾孩子时的一些行为细节,很不应该发生。事发后她也向丁女士及其家人道歉,并给予对方一些经济赔偿。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黄奥律师称,李某此举若对儿童造成伤害则涉嫌故意伤害,丁女士可以报案并申请司法鉴定;此举也侵犯了儿童的人身权利,可以向法院申请民事赔偿。

  近年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双薪家庭的客观性等原因,家政市场较为兴旺,但由于行业自治自律意识缺乏,家政监管的滞后,最终导致家政保姆市场乱象丛生,问题频发。那么对于如何提高家政行业的规范化标准化制度化,各方也都有话要说。

  合肥一家家政行业的负责人称,市民在选择保姆时,一定要擦亮眼睛,到有资质的家政服务公司挑选,这些公司会对保姆进行培训,还会对他们进行职业道德的塑造,保证雇主的权益不受到损失。

  在合肥当保姆15年的长丰县龚女士称,通过她多年的从业经历来看,大部分的家政从业人员都是好的,极少数不认真者带坏了整个行业的风气,也导致家政行业受到非议。此外,龚女士还提出,有相当比例的保姆会受到男雇主的性骚扰,这也需要各行各业加强对家政从业人员的权益保护。

  2014年元旦过后,合肥成立“合肥(蜀山)家政服务孵化中心”,聚集了20多家正在“孵化”的家庭服务企业,包含保姆、保洁等服务。当时,本报记者采访时,该孵化中心介绍,“会给家政人员评星,以后保姆拖地不干净、月嫂孩子没带好、装修出了问题等等,只要是通过中心找的,就可以通过第三方责任管理企业,享受到先行赔付,再来解决纠纷。”而该中心表示,要扶持一批管理规范、运作良好、示范性强的家庭服务企业,探索一条诚信与维护权益相结合的新型家政服务之路。

  9月5日,晨报记者采访获悉,经过两年多时间的运营,该中心目前实际上宣告失败。而总结失败经验,相关负责人称:首先,家政行业规范化不足,难以全面推广;其次,家政属于“微利”行业,孵化中心运营成本摊薄了家政从业人员收入,并不受追捧;最后,因为更多的弹性政策和处理方式,让市民对孵化中心失去支持。

  合肥家政协会会长徐先芳认为,屡屡发生的“狼保姆”事件,其根本原因是目前家政市场尚未纳入《合同法》范畴,“也就意味着,保姆和雇主之间,并不具有较强的契约关系,而家政公司也仅仅是中介而已;雇主、家政从业人员、家政公司只能靠《民法》的相关解释来处理一般纠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