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一宸:“我对老婆那么好出个轨怎么了?

  他洋洋自得地说,这是我昨晚刚睡的姑娘,长得不错吧?才花了800块钱,技术一级棒,超爽!

  我说,我管你是约炮还是嫖娼,可问题是你特么女儿都会叫爸爸了,你咋出个差就去找别的姑娘?

  他说,不趁出差的时候出去找,我难道还要在家的时候找?那不是等着被我老婆发现吗?

  他说,我怎么就出轨了?我对我老婆很好的好不好?婚前全款买房买车,婚后工资卡上交,每天接送她上下班,还天天给她做饭,我这样的居家好男人去哪里找?

  “可你都和别的女人上床了,这还不是出轨吗?”不管他说得多么冠冕堂皇,可我终究觉得这是不对的。

  “只要我对我老婆好,我就是出个轨又怎么了?别人那么大,我想去试试,不可以吗?”

  你想要出走半生,归来多赚点钱,养家宠妻儿。而他想的却是出走半生,趁机在外面多打几炮。

  这种不要脸的程度线年,徐志摩和张幼仪奉父母之命早早结婚,然后在1918年,张幼仪为徐志摩生下了长子徐积锴,顾一宸:“我对老婆那么好出个轨怎么了?之后,徐志摩留学英国。

  后来,张幼仪到英国找他,之后再次怀孕。而这个时候,徐志摩正在热烈地追求林徽因。

  在他看来,林徽因有学识,有气质,大方美丽,而张幼仪不过是一个“乡下土包子”。

  为了恢复自由之身,好去追求林徽因,这个孩子徐志摩并不想要,所以,他就命令张幼仪说:“把孩子打掉”。

  在张幼仪看来,“打胎是有生命危险的,只有濒临绝境的女人(有了外遇,或者家人快要饿死、喂不饱另一张嘴),才会冒险打胎。”

  没想到,她的丈夫徐志摩冷冰冰地对她说:“还有人因为火车事故死掉呢,难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车了吗?”说完就没耐心地别过脸去。

  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她即将生产的时候,徐志摩前来柏林,在医院里逼着她签下了离婚协议。

  要知道,即便是在之后徐志摩和林徽因纠缠不清的时候,或者是后来徐志摩娶了陆小曼的时候,张幼仪都一直在帮徐志摩照顾着他的父母。

  在柏林的那个医院里,一个怀孕待产的女人,正被产前的痛楚折磨着,可是比起身体上的痛苦,她心里的痛苦要惨烈十倍、百倍、千倍。

  你让我再次怀孕,就在我欢天喜地迎接新的小生命的时候,你竟然要让我谋杀了我们的孩子!

  我想自己生下这个孩子,哪怕会很难,会很痛。可就在我疼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你却逼着我离婚,因为你急着奔向另一个女人!

  她说,“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1944年8月,两人结婚,那个时候,胡兰成38岁,张爱玲23岁,正是女人一生中如花朵一样的年纪。

  结婚的时候,他们没有举行仪式,只写了一封婚书,内容是“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结为夫妇,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回了上海之后,他竟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把这件事告诉了张爱玲,惹得张爱玲暗夜饮泣,伤怀难过。

  张爱玲冒着战火,千里迢迢来看他,结果他让张爱玲住旅馆,他白天陪张爱玲,晚上又去那个姨太太那里。

  几经辗转和纠葛,张爱玲终于倦了累了,和他诀别。最后分开之际,怕他囊中羞涩,还给他寄来三十万元的巨款。

  而张爱玲此后多年,一直单身独居,想必是在这段感情中身心俱疲,被胡兰成伤得痛彻心扉吧!

  为了你,我已经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了,可没想到的是,即便我低到了尘埃里,还是没能开出花来,反倒辜负了我的一番真心,被你这样白白践踏。

  不知道你发现没有,不管是我那个婚内招妓的朋友,还是婚内变心而逼妻子打胎离婚的徐志摩,或者是婚内多次出轨的胡兰成,在他们的自我认知里,竟然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是错的。

  徐志摩在报纸上刊登和张幼仪的离婚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