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退费近半年不还上海32家分店仅5家有

  “7天的退款时限延长到30天,5个月了还不退款,这不是糊弄消费者吗?”家住徐汇区的霍女士2017年10月向三鼎家政公司门店发起15000元退卡退费申请后,至今都未讨回。“门店以总公司统一管理资金为由,将责任推到北京总部;给总部打了20多个电话,最后又推给上海公司;而上海公司说处理不了,又推给门店。”为了讨回钱款,霍女士向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部门及12345市民服务热线等多方进行了投诉……

  霍女士的遭遇并非个例。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平台,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看到有关三鼎家政公司的投诉还不少。有要求退款遭拖欠的;也有反映服务质量严重缩水,甚至无人上门服务的……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该公司近期还打算上市,承诺给员工涨工资,让人匪夷所思。不少三鼎家政的办卡用户怀疑:一家公司枉顾消费者退款请求,忙于“上市”,是借口还是试图隐瞒资金问题?

  去年4月,准备移居海外的霍女士,希望自己不在上海的时候,有人能定期帮她打扫父母的家。她在大众点评APP的搜索栏内输入“家政服务”后,经过一番筛选,选中了离家最近的三鼎家政公司古龙门店。选择三鼎家政的原因,一方面是离父母家近,更重要的是看中该公司在上海有15家连锁店,“这么大的规模应该不会差吧。”而且看页面介绍,服务内容很齐全,甚至包括管道疏通、窗帘清洗等种种服务。购买界面的形象照片上,清洁人员统一着装、工具齐全。于是,霍女士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先团购了价值150元的一次性“3小时家庭保洁家政打扫”服务。

  4月10日下午,保洁阿姨如约上门服务,对方携带的装备、工具和页面介绍完全相同。3小时下来,霍女士感到阿姨“积极、专业”,打扫得也很干净。当天,三鼎公司古龙门店的经理就上门推销办理贵宾卡。霍女士想,自己的确需要定期打扫服务,每次都要下单不仅麻烦也不实惠,如果办卡约定好时间,每小时只需20元,比市面上请家政阿姨便宜不少。加之门店经理承诺,款项随时可退,申请后7个工作日到账。于是她没有犹疑就充值了15000元,办了一张“贵宾专属卡”。

  因为出国时间推迟,办完卡后,申请退费近半年不还上海32家分店仅5家有营业执照;三鼎家政怎么啦?霍女士并没有立即使用。等到8月正式需要家政人员上门服务时,问题来了:明明约好上门时间,阿姨却始终未出现。连续三次爽约后,霍女士与古龙门店经理交涉,对方干脆回复:你住得远,无法提供服务,建议退卡。“公司离我家也就5、6公里,办卡时怎么不说远呢?”霍女士说。

  10月,她向门店提出退款申请。门店经理上门签署了“退卡凭证”和退款协议,承诺一周内退款到位。然而,这一承诺却迟迟未能兑现。一气之下,霍女士投诉到了市消保委,还将遭遇发上微博。今年1月27日,三鼎公司反馈霍女士称:退款正在办理,并再次承诺7个工作日到账。霍女士本以为终于可以结束“维权长跑”,就向消保委撤了投诉,也删了微博。可没曾想到,这一承诺仍是空话,至今也没有收到对方的退款。

  闵行区的王女士充值10000元办了一张贵宾卡,因为卡背面写明“用于中国区各连锁店的各项服务消费,支持无理由退费”,于是她把卡给了住在黄浦区的家人使用。在多次派单均失败后,1月14日,她致电三鼎家政公司城隍庙门店处要求退卡,但对方迟迟不上门办理手续,后来又以“不是他们门店的业绩”为由直接拒绝。

  记者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上看到的其他有关三鼎家政公司的投诉,情况与霍女士、王女士的描述如出一辙:先以首次保质保量的服务态度赢得客户信赖,再鼓励客户开卡充值;办卡之后服务质量便出现严重缩水,不仅相对固定的几位上门员工不再出现,订单的时间安排和实际的上门时间频繁变动,甚至无法派人。最后连说好的家政阿姨都变成了18岁的年轻小伙,“进门之后完全不知如何打扫。”

  普陀区桃浦路的程先生回忆了退款过程,为了退款,他给北京总部打电话,对方以管不到为由,将退费请求又推给了上海公司。他拿出办卡时的收费凭证,仔细琢磨发现问题更多:收费时只有会员登记表和一张手写收据、退款协议中信息不明确、落款后也未盖公章……程先生说家中经济条件无法长期雇佣保姆,只能选择钟点工减少一些家务负担。原本以为能“省心实惠”,没想到要么没人派,要么上门的不会干活,而且后期退款流程“大费周折”。他希望市场监管部门及时介入调查并做出预警,查清楚三鼎家政的预收资金都用来做了什么?他们的资金运转情况到底如何?把这些查清了,消费者或许就能早些摆脱这家不讲信用的企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