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家政服务从业人员仅1500万人

  “杭州保姆纵火案”再次撕开了家政业乱象:很多家政公司对从业人员设的门槛太低,有恶习甚至“前科”的保姆依旧会被推荐出去。家政公司未尽到前期调查了解所推荐的从业人员责任。

  北京一位消费者在58到家遇到了家政人员“跑路”的情况。“一个月前,小时工说要回老家陪孩子参加中考,但是6月3号却告诉我说不从老家回来了,”该消费者向销售业务员反映该事,被告知售后由其他人负责。“直到7月5号,我再次联系58到家时,其才说,找到匹配的家政人员再通知我。”

  对此,58到家的相关人员回复新京报称,此前,58到家的保姆业务的售前和售后未拆分,而目前售后服务单独从售前拆分了出来。“售前负责根据用户需求匹配保姆,用户投诉由售后处理,所以产生了销售人员推脱的现象,”58到家表示。

  那么,乱象频出背后根源为何,家政公司生存状态如何?新京报记者通过多日走访调查,家政业公司小、散、弱明显,多数家政公司年营业额多在50万左右,很多公司盈利能力不强,毛利率普遍较低,有的仅有13%;优质保姆供需缺口大,保姆无序流动明显,“中介式”家政公司主要以收取中介费培训费和管理费盈利,有的家政公司培训7到10天就可发证,收费超千元同时他们与保姆等从业者关系松散。

  全国家政服务业各类服务企业和网点近50万家,大部分企业年营业额在50万左右

  朝阳区劲松地区一栋居民楼的一楼,一住宅被改成了家政中介公司,一张桌子、一台电脑构成了办公场所。

  类似这样的家政公司很多,有公众公司披露的年报指出,根据中国家政服务业协会数据,目前全国家政服务业各类服务企业和网点近50万家。而从家政服务企业规模看,大部分企业营业额在50万元左右。

  在挂牌新三板的多家企业年报中,其对行业的感受多为小、散、弱,产业集中度较低。

  不过也有家政企业渐成规模。记者发现在新三板挂牌的多家企业中,2016年末木兰花营收2000万元。而营收千万元级别一般被家政业称为大企业。木兰花系国内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家政公司。

  不过木兰花2016年毛利率则仅13.18%。木兰花在其2016年年报中称,小型家政公司层出不穷,且数量众多,有些小企业由于资金成本低,无培训团队、管理团队等特点,采用低价竞争策略来获取市场份额,市场竞争较为激烈。

  “目前家政市场已经形成了自营和平台两种模式,”云家政创始人薛帅告诉新京报,自营模式指的是家政公司自己招聘家政人员、自己培训、自己管理、自己获取用户,平台模式指的是家政公司主要提供类似中介的服务,跟线下的家政公司进行合作,通过门店网罗阿姨资源。

  其中线下门店普遍存在的“中介式”家政公司主要以收取中介费、培训费和管理费盈利。家政服务合同由保姆和雇主双方签订,如若出现纠纷,家政公司很容易推卸责任。

  虽然家政企业数量众多,但我国家政服务行业存在较大的供给缺口。在木兰花的2016年年报中,一组数据映射出了这种现象:现阶段我国有近40%的城镇家庭约5000万户需要家政服务,而家政服务从业人员仅1500万人,供需缺口达3500万人。

  小林夫妻俩是北京市的公务员,但双方家长不在身边,于是家长从老家雇了一位保姆帮他们照顾孩子,月薪5000多元。“是一个地方的知根知底,生活习惯相差不大,摩擦比较少。”

  小林未透露家庭月收入情况。国家统计局日前公布了2016年全国城镇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北京在已公布省份中平均工资最高,其中非私营单位年均工资达到了历史最高,为119928元,这样算下来每月为9994元。若据此计算,5000元已占其家庭月工资1/4。

  根据北京富平家政服务中心的数据,以照顾老人、小孩为主的住家保姆初次上岗工资在3800元左右,月薪5000元不足为奇。

  “2002年的保姆费用是每月350元,如今保姆费用大约4000元-5000元,而老人的退休金并没有上涨那么快,现在都需要子女共同承担这笔费用。”业内人士表示。

  月嫂刘姐现在一个月工资12000多元。“我们公司月嫂6800元起步,干了三五单后,工资可以涨到7800元,干了十多单工资可以涨到9800元,公司月嫂最高工资一个月18000元,”刘姐介绍,目前北京地区月嫂工资多在15800元以内,以12800元居多。

相关文章